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Bikepacking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88|回复: 3

译转:菜鸟的尼泊尔安娜普尔纳行BEGINNERS BIKEPACKING THE AN...

[复制链接]

11

主题

28

帖子

196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96
发表于 2020-4-21 19:22: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小学生 于 2020-5-11 12:46 编辑

All contents & images translated by original webpage
https://bikepacking.com/plog/bikepacking-the-annapurna-circuit/
Non-commercial purposes
Translator:小学生
BEGINNERS BIKEPACKING THE Annapurna Circuit Nepal
bikepacking菜鸟的尼泊尔安娜普尔纳环线之行
Annapurna-Circuit-Robin-Patijn-Sabina-Knezevic-32-1536x1024.jpg

  “你们骑完Georgia(格鲁吉亚)的Caucasus Crossing(高加索山穿越路线)还不够?”当朋友得知我们的Annapurna Circuit Trek (ACT,安娜普尔纳大环线徒步道)骑行计划后,笑着问道。这是世界上最美的高海拔徒步步道之一,风吹过尼泊尔的这些高山,而我即将去向的Annapurna的最高点是8,091米。值得赞许的是,这完全不在我们的舒适区内!但还好我们有在网上搜喽到其他骑友的“妙方”。
      相比高加索山区的第一次bikepacking尝试,这其实跨越很大。那时,我们重装出发,骑最差的路、爬最陡的坡,以至于都没能完成计划。且不谈装备选择,这也可能是我们对第一次骑行之旅太过野心勃勃。没什么实战经验就上路的我们,也没预想过能完成这段疯狂的bikepacking路线,所以就选择了较为“安全”的传统装配方式——驮包。我们有太多的理由去决定入手一对好驮包——稳定性、易打包、快取快装、足够的空间,驮包顶部还有额外的装载空间。况且,那些骑同样长度的路线的骑友们几乎也是这般“打扮”。
Annapurna-Circuit-Robin-Patijn-Sabina-Knezevic-39-960x640.jpg    Annapurna-Circuit-Robin-Patijn-Sabina-Knezevic-38-1536x1024.jpg
Annapurna-Circuit-Robin-Patijn-Sabina-Knezevic-42-768x1152.jpg    Annapurna-Circuit-Robin-Patijn-Sabina-Knezevic-41-768x1152.jpg    Annapurna-Circuit-Robin-Patijn-Sabina-Knezevic-3-768x1152.jpg
      重装压马路,曾以为如此甚好。直至遇到第一段爬升10+度的野路。彼时彼刻,我们开始“怀疑人生”——自己的装配方式是如此不当。恰巧,Sabina的驮包在PamirHighway(帕米尔高原路)“宕”了,于是乎用其所退钱款买了一个三角包和尾包,这也是我们迈向bikepacking的第一小步。在从印度进入尼泊尔的路上,我们的脑海里一直浮现着ACT必须从简的想法,就算只是试一试也不为过。但也因此更加疑虑重重,我们足够强壮吗?会不会因此而变得更糟?我们的车是否胜任那些区域吗?
Annapurna-Circuit-Robin-Patijn-Sabina-Knezevic-4-1536x1024.jpg

Annapurna-Circuit-Robin-Patijn-Sabina-Knezevic-7-960x640.jpg    Annapurna-Circuit-Robin-Patijn-Sabina-Knezevic-40-960x640.jpg
      感谢天感谢地,这次ACT bikepacking之旅让我们更加坚信自己。高加索已让我们体会到重量控制的重要性。为求简化,我们几乎“扒光”了车子。Robin装了一个14升的尾包,Sabina有一个7.5升的三角包。不知为何,我们得尽可能为停留在高海拔区域而塞足够的保暖衣物,这包括环线路上海拔为5,416米的Thorong La Pass(索隆拉垭口)。
我们也在尝试说服和我们一路从Delhi(新德里)骑过来的骑友Ross和Paxton,好让他们加入我们的ACT之旅。在博卡拉,凑巧又遇到和我们有同样想法的另一对骑友——威尔士的Sam和瑞士的Silas。就这样,疯狂6人组集结完毕,即将开始这段喜马拉雅的疯狂之旅,这也是我们的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bikepacking。虽然这段环线全程仅380kms,但海拔提升超过10,000米,这就意味着“坡无止尽”。
Annapurna-Circuit-Robin-Patijn-Sabina-Knezevic-6-1536x1024.jpg

Annapurna-Circuit-Robin-Patijn-Sabina-Knezevic-8-960x640.jpg    Annapurna-Circuit-Robin-Patijn-Sabina-Knezevic-9-960x640.jpg    Annapurna-Circuit-Robin-Patijn-Sabina-Knezevic-1-960x640.jpg
      刚出发没几公里我们就从主路“下线”,朝Besisahar(贝西沙尔)方向挺进,那也是官方所谓的起点。我们从低地的田里和村庄穿过,也首次尝到了爬土坡的“甜头”。随着海拔升高后就进入亚热带雨林区域了,道路都是沿着悬崖峭壁向高处无尽延伸,路上偶有经过又大又吵闹的发电机和挖土机正在施工的维护路段,不得不HAB(hike a bike)通过这些路段,工地的工人们在得知我们要骑到ThorongLa Pass时也经常嘲笑我们一番。
Besisahar是最后一个补充粮食和零食的最佳补给地点,价格比较公道。我们补充了许多巧克力饼干、花生酱、果干。大环线上补给价格可比天高,海拔和价格似乎是成正比,却也言之成理,毕竟把东西运到这些地方实为不易。
      一路到Manang(马南)的我们大部分时间都待在“路上”,碎石路、淤泥路和偶有的柏油路交加循环。整天盘旋向上,日复一日,步履维艰,可却切实可行,尤其在是“扒光”了诸如驮包和一些不必要的装备的情况下。路一般都是紧紧贴着蜿蜒曲折的岩石峭壁,我们中的大多数不得不在坡度过陡的地方完成HAB这一艰难的任务,就算是山地车也好不到哪儿去,他们也得HAB般爬土坡。
Annapurna-Circuit-Robin-Patijn-Sabina-Knezevic-19-960x640.jpg    Annapurna-Circuit-Robin-Patijn-Sabina-Knezevic-36-960x640.jpg
      行路难,若有苦也会有甜,一路上有很多漂亮的瀑布伴我们左右,周围的环境随着海拔的升高而开始起了变化。首先是建筑物,像是刻有法论的墙;石头屋。人们似乎在准备着过冬,有在修理房屋的,有在劈柴的。自然环境也大幅度改变了,随着阔叶林消失眼前,松树林缓缓映入眼帘,还有那些显而易见的,夹杂着巨大的巨石的树林带。还有时不时还可以瞟一眼的世界第八高峰——雄伟的Manaslu(马纳斯鲁峰,8163米)
在到达Chame之前,我们经过一个“体检”的检查站。因为我们已经进入海拔3,000米的地段,也就是说,我们能正式感受海拔所带来的影响。幸运的是,经过医生的检查,我们的血压、血氧指标都没问题,全员通过,放行。
Annapurna-Circuit-Robin-Patijn-Sabina-Knezevic-11-1536x1024.jpg
      在Manang的最后一小段路,离山口大概20公里,这段路就像Komoot(地图APP)预测的一样,几乎“一马平川”。当我们看到挂着各种烘焙制品的欧式面包店的小村落时,倍感欣喜,在这华丽的喜马拉雅享受几个巧克力可颂加上现做的咖啡,如若“天堂”般“乐不思蜀”。虽然价格依旧可比天高,但此时此刻这都不叫事儿,就算花光身上的每一分尼泊尔卢比也在所不惜。
      Manang是个高海拔适应性徒步的完美之地,我们徒步去了海拔接近4000米的Praken Gompa,期间为能平安翻越Thorong LaPass还去拜访了Lama(喇嘛)以祈求祝福。
Annapurna-Circuit-Robin-Patijn-Sabina-Knezevic-37-960x640.jpg    Annapurna-Circuit-Robin-Patijn-Sabina-Knezevic-13-960x640.jpg    Annapurna-Circuit-Robin-Patijn-Sabina-Knezevic-12-960x640.jpg
      晚上,大家和其他旅客围在篝火旁玩着游戏,分享着所遭遇的趣事。高海拔地段的气温真的相当低,这堆火也是此地仅有的供暖设施,篝火烧热的石头还可以用来暖手。由于高海拔气温较低的缘故,导致水管从晚上至午前保持着结冰状态,所以洗澡什么的,在午后就得完成。尽管不如人意,但此漂亮之地也值得为日后的路段休整而停留上两天。
      经过商量,大家伙一致同意,在过海拔3500米线以后,每天的爬升不超过500米。一方面是出Manang后就没有常规道路——路面宽度仅允许徒步和自行车通过;另一方面是某些路段我们还得HAB。我们骑着车通过了大部分步道,和众多徒步客擦肩而过,他们对我们要骑车翻越垭口而表示怀疑。相较他们肩上的大背包,更对我们的简装表示震惊。
      在Manang有遇到一队“城会玩”山马党,全避震山地车、行李驮夫,更让人羡慕的是,甚至还有为他们清洗车子的人。有趣的是,之后又在YakKharka再次遇到他们,他们纤尘不染的全避震和我们蓬头垢面的钢架旅行车一对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里。
Annapurna-Circuit-Robin-Patijn-Sabina-Knezevic-27-1536x1024.jpg

Annapurna-Circuit-Robin-Patijn-Sabina-Knezevic-23-960x640.jpg    Annapurna-Circuit-Robin-Patijn-Sabina-Knezevic-33-960x640.jpg
      气温越来越冷,以至于部分路段的路面开始结冰。虽然在这种路面上推着负重的车行走(slide 滑行,此为原文注释)会比较棘手,但至少我们没有摔得人仰车翻。剩下的路程中,骑三推七分,途中会经过一段非常漂亮的,且不能多做停留的易滑坡路段。海拔已经充分影响到我们的呼吸,使得我们不可能一直不停地前进。不管怎样,身旁危险的深渊和头顶松动的巨石是我们尽快通过此路段的最有力推手。
      在Thorung Phedi,为了接下来爬垭口更轻松些,我们先从车上卸下大部分物品,并寄放在今晚停留休整的茶屋旅馆。再竭尽所能把空车推到更高处停放。我们在坡度极陡的之字形步道上“大挪移”,每推10步就得喘口气以调整呼吸,借着调整呼吸的瞬间欣赏这般壮观的、难以置信的雪峰美景和村落。
Annapurna-Circuit-Robin-Patijn-Sabina-Knezevic-22-1536x1024.jpg

Annapurna-Circuit-Robin-Patijn-Sabina-Knezevic-34-960x640.jpg    Annapurna-Circuit-Robin-Patijn-Sabina-Knezevic-18-960x640.jpg    Annapurna-Circuit-Robin-Patijn-Sabina-Knezevic-24-960x640.jpg
      我们推了大概1公里后,在过了Thorung High Camp(垭口前的露营地)后找了个地方把车锁好。太阳落山后气温急剧下降,得马上徒步返回茶屋。整天在高海拔区域转悠,晚上回海拔较低的屋里睡上一觉才能“精神抖擞”。我们的手指和嘴唇在返程时都变得发蓝,太冷了,就当作是第二次适应性徒步好了。
      翌日早上6点,我们将寄放在茶屋的东西打包好后再徒步折返上去装到被冻僵的车上。长途推就又开始了,尽管在博卡拉卸装后没感受到轻装带来的影响,那么现在是如此的淋漓尽致。
      路上有一段超陡路段,还好坡度较缓,但也不代表很容易,因为路面开始有积雪,空气稀薄,呼吸不流畅。难以置信的是,似乎,我们依然有超越那些正被缺氧所困扰的徒步客们。
Annapurna-Circuit-Robin-Patijn-Sabina-Knezevic-16-768x1152.jpg    Annapurna-Circuit-Robin-Patijn-Sabina-Knezevic-45-768x1152.jpg    Annapurna-Circuit-Robin-Patijn-Sabina-Knezevic-31-768x1152.jpg
      期间还有一个“小插曲”,我们意识到车上装的东西在夜里被偷了,骑行短裤、保暖袖套、一些工具(甚至是饼干),都人间蒸发。虽然不算什么,但这真的很是让人扫兴。只好把注意力转移到美不胜收的风景上,以缓解物品被盗带来的负面情绪。垭口的经幡渐渐出现在视线中,数百面颜色鲜艳的经幡在一片雪白背景墙上迎风飘荡,壮观无比。
      我们一手推车,另一只则牵着小伙伴的手,含着幸福之泪一起走完这最后一小段到垭口海拔记录牌的路。难以置信,我们最终成功到达了索隆拉垭口,海拔5,416米,世界最高的垭口之一。我们是“骑车”来的,这感觉如若幻梦。正所谓,拍照5分钟,爬坡5小时,在垭口一番“强制性”拍照后,就在雪山影子的环抱中开始放坡了。从垭口到博卡拉虽然还有很长的距离,但相比来时,返程的我们已被疲倦、满足和谢意填满。
Annapurna-Circuit-Robin-Patijn-Sabina-Knezevic-30-1536x1024.jpg
      这短旅程让我们涨知识了,想完成不可思议的事,我们并不需要完美的车;不需要顶呱呱的,运动员般的身体条件。坚定的意志、一丢丢勇气和一些志同道合的,能激励我们前行的朋友,这些才是我们需要的。对于这条路线来说,我们的钢架旅行车其实并不是最理想的,可这也没能阻止我们前行,我们甚至都没有安装山地胎。刹车不停地吱吱,还能听到链条磨碎泥土的声音。两个星期的旅程,伴随着极其吸引人的山径、淤泥道、鹅卵石路,我们的爱车都需要“靓装”一下了。
      这段ACT的骑行之旅确切的肯定了,这就是我们想要做的事情。全力以赴地面对大自然的挑战。挑战自身极限,投身于独特的文化和激动人心的景色中去。我们将先享受我们目前所拥有的装配,容预算允许后再向全bikepacking装配转变,向我们明年的目标迈进——吉尔吉斯斯坦。(咦,小学生也要去)







上一篇:译转:伊森和他的surly orge--ETHAN’S SURLY OGRE
下一篇:译转:丹尼尔和他的kona raijin--DANIEL’S KONA RAIJIN TI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2

帖子

10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04
发表于 2020-4-25 00:07:0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好。,有 图片有 文字。慢慢。欣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7

帖子

13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39
发表于 2020-4-25 20:29:34 | 显示全部楼层
  风景 真 漂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

主题

88

帖子

429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29
发表于 2020-5-18 09:54:26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写实的一种初尝bikepacking的感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Bikepacking.cn ( 京ICP备17020247号-1 )

GMT+8, 2020-6-1 09:42 , Processed in 0.101999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